• 分享

    更多

       

    李白:如果讀書有用,為什么我一事無成?

    2019-06-28  天地人和w

    圖片來自網絡

    1

    唐朝詩人的第一把交椅,肯定是李白。

    天賦異稟,滿腹經綸,「筆落驚風雨,詩成泣鬼神」,在文壇一直都是好評如潮,粉絲無數。

    但作為一個讀書人,他畢生都未獲取功名,更沒有官居宰輔、位極人臣,在政治上的作為,接近于零。

    按照世俗之見,這屬于一事無成。

    天寶年間,李白「奉詔入京」,唐玄宗「降輦步迎」「親手調羹」,讓他風頭出盡。

    但最終只是供奉翰林,成為「高級藝人」,陪貴妃飲酒聽曲,為天子吟詩作文,而且很快就被「賜金放還」,并沒有像他期望的那樣,擔當大任,造福蒼生。

    「大道如青天,我獨不得出」,失落的李白,寫下很多苦悶的詩句:「人生在世不稱意,明朝散發弄扁舟」「總為浮云能蔽日,長安不見使人愁」。

    文字成了經典,一直在流傳。但李白的仕途,始終沒有任何改變。

    所有人都替他感到惋惜、悲哀甚至憤怒,為什么一個千年不遇的天才,卻止步于廟堂之外,淪落于草莽之中,病死于江河之間?

    與登峰造極的文學才華相比,李白在政治上的成就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這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?

    懷才不遇,報國無門,還是能力有限,性格使然?

    或許只有重溫他的詩文,研究他的經歷,才能揭開謎底。

    2

    毫無疑問,李白是個全才。

    在文學方面,無論是自評,還是他評,都經常與司馬相如并稱:「十五觀奇書,作賦凌相如」「三十成文章,歷抵卿相」「此子天才英麗,下筆不休……若廣之以學,可以如比肩也」。

    李白學過劍術,喜歡游俠,出門必帶的,除了手中折扇,還有腰上的寶劍:「十五好劍術,遍干諸侯」「腰間延陵劍,玉帶明珠袍」。

    甚至在詩文中,他還有過殺人的記錄:「托身白刃里,殺人紅塵中」。

    魏顥寫的《李翰林集序》,也驗證了他的劍術:「少任俠,手刃數人」。

    文武雙全的李白,感興趣的東西,遠不止這些。

    「五歲誦《六甲》,十歲觀百家」「學道三十春,自言羲和人」。

    《六甲》是道教書籍,「羲和」位列仙班,李白終其一生,對修仙煉道都極為虔誠。

    在江陵,著名道士司馬承禎,當場夸他「仙風道骨」。在長安,賀知章見了之后,更是驚為「謫仙人」。

    這修煉效果,可以說很明顯了。

    此外,他在四川時,還跟隨趙蕤(ruí),學習囊括哲學、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外交等百科學說于一體的帝王縱橫之術。

    甚至馮夢龍在小說中,還說李白精通蠻語,僅用一篇檄文,就讓覬覦大唐河山的渤海國知難而退,從此不敢再犯。

    當然,故事的真實性有待考證,但李白博覽群書、兼采百家,卻是相當可信。

    至少,他的知識儲備,承擔普通的公務,綽綽有余。

    3

    葉嘉瑩先生曾說,用一個詞來形容李白,那就是「不羈」,不受拘束,沒有任何條條框框,可以限制他的言行和思想。

    在所有的詩歌體裁中,李白寫得最少的,就是約束最多的七律。

    帶著鐐銬跳舞的事,他絕對沒有興趣。

    而在為人處世上,李白「不羈」的特點,尤為明顯。

    開元年間,他游學渝州,曾去拜會刺史李邕(yōng)。

    李邕博學多才,素負美名,而且慧眼識珠,樂于提攜后進。

    但年輕氣盛的李白,卻在李府高談闊論,一會自比謝安,一會自比蘇秦,感覺中書宰輔,都比不過他這個青年才俊。

    不知道是出于一片好心,還是不喜歡李白的過度自信,李邕滿臉正色地提醒:「年輕人,低調,才是成功之道!」

    正在興頭上的李白,聽聞此話,頓覺尊嚴和才華,受到了碾壓和踐踏,當場賦詩一首,然后揚長而去:

    大鵬一日同風起,扶搖直上九萬里。

    假令風歇時下來,猶能簸卻滄溟水。

    時人見我恒殊調,聞余大言皆冷笑。

    宣父猶能畏后生,丈夫未可輕年少。

    ——《上李邕》

    大鵬的能量,超乎想象。

    動能扶搖直上,??婶s滄浪。

    你們不要用異樣的眼光,衡量我的非同尋常。

    孔子都說后生可畏,大丈夫別瞧不起年輕人!

    明明是來拜碼頭的,李白的腰身,卻挺得比旗桿都硬。

    什么世俗禮儀,都見鬼去吧!

    一說此詩寫于天寶年間,李白在山東拜謁李邕之時。時間不同,但場景類似。

    4

    從王績開始,唐朝的詩人,大多嗜酒如命,李白更是如此。

    很多次,他都因為喝酒,耽誤了正事。

    在安陸,他醉眼朦朧中,撞上了李長史的車隊,差點被拿下治罪。

    在荊州,他幾杯熱酒下肚,又「誤拜」韓朝宗,被長官當眾責備。

    原本,這兩位刺史大人,都是李白干謁的對象。

    如此一鬧,自然誰都不會再幫他的忙。

    即便到了長安,供奉翰林,李白依然舉杯痛飲,完全不顧圣命在身,終因浪跡縱酒、不拘禮法,被趕出京城。

    唐朝段成式的《酉陽雜俎(zǔ)》,還有李肇的《唐國史補》,都記載過同一件事:

    李白待詔翰林,終日豪飲,玄宗召令填詞,他卻醉得不省人事。

    宮人用冷水澆面,他才逐漸清醒,然后接過紙筆,十幾篇新作,一揮而就。

    天子相當滿意,當場就賜他入座。

    沒有想到的是,趁著玄宗高興,李白竟伸出雙腿,讓高力士幫他脫靴。

    玄宗點頭應許,老高氣到無語,太白卻若無其事,繼續光著腳丫,談詩論賦,唱歌聽曲。

    高力士可是天子最親近的人,就是宰相見了,也得禮讓三分。

    李白雖然詩名極盛,堪比文曲星,但在偌大的皇宮里,不過是個職場新兵,后腳還未踏入體制之門,就敢對高公公如此不敬。

    他這種稍微有點優待、就會用到極致的做派,以及恃才傲物、目中無人的個性,遲早會堵死入仕之門。

    果然,「力士脫靴」這件事,讓玄宗極為不滿。

    他開始重新評估李白,結論是「此人固窮相」「非廊廟器也」。

    一副窮酸相,沒見過世面,成不了大器。

    等等,這不應該是評價孔乙己的嗎?怎么可以用在詩仙的身上!

    唉,此處心疼李白N個時辰。

    才過了幾個月,玄宗就隨便找了個理由,以「賞賜萬金」的規格,相當「體面」地送走了李白。

    5

    「安史之亂」后,玄宗逃到四川,肅宗李亨在靈武即位,永王李璘手握重兵,在中原與叛軍決戰。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李白犯下了一個幾乎致命的錯誤。

    他加入了永王的幕府。

    年近花甲的李白,愛國熱情空前高漲,一到永王的隊伍,就奮筆疾書,為正義之師鼓與呼:

    其一

    永王正月東出師,天子遙分龍虎旗。

    樓船一舉風波靜,江漢翻為燕鶩池。

    ……

    其十一

    試借君王玉馬鞭,指麾戎虜坐瓊筵。

    南風一掃胡塵靜,西入長安到日邊。

    十余首《永王東巡歌》,一氣呵成,大氣磅礴,卻充分暴露出,李白這個文學天才,政治能力上的嚴重不足。

    其五

    二帝巡游俱未回,五陵松柏使人哀。

    諸侯不救河南地,更喜賢王遠道來。

    永王擁兵自重,開始不聽天子號令,李白卻稱「二帝巡游」「諸侯不救」,只有李璘才是賢王。

    那么請問李大學士,你置玄宗、肅宗于何地?

    其實,李白作詩的風格,一貫如此,不管寫人還是寫物,夸張起來,都會驚世駭俗。

    問題是,肅宗皇帝可不這么想。

    果然,永王兵敗后,李白立刻獲罪,被流放至夜郎。

    所幸的是,次年朝廷新立太子,大赦天下,他才撿回一條命。

    相比之下,杜甫要幸運得多,聽說肅宗即位,他立刻穿越火線,幾經輾轉,差不多是一路乞討,才趕到靈武。

    他以滿腔赤誠,感動了肅宗李亨,終于在有生之年,當上了朝廷認證的「京官」。

    有人說李白沒有政治遠見,不該上李璘的賊船。

    這算是苛求了。

    畢竟大亂之時,他正隱居廬山,一心問道求仙,難免會對天下大勢,產生誤判。

    但《永王東巡歌》中,關于李璘和李亨的評價,客觀上確實有「捧一踩一」的嫌疑,李白對此考慮得很不周全。

    這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現。

    6

    其二

    三川北虜亂如麻,四海南奔似永嘉。

    但用東山謝安石,為君談笑凈胡沙。

    李白在詩中,經常自比古代先賢,袁宏、管仲、諸葛亮,這一次,輪到了謝安石。

    謝安石在淝水之戰中,曾以八萬兵力,擊敗號稱百萬的前秦大軍,一戰封神。

    永王啊,您只要啟用我,保證可以在談笑間,讓亂兵灰飛煙滅!

    這牛皮吹的,無語。

    考慮到李白良好的歷史形象,我們還是愿意,把這種驚人之語,看成一種浪漫主義。

    李白自視過高,看待問題簡單化、理想化,卻是毋庸置疑。

    他從小就是這樣。

    「申管晏之談,謀帝王之術,奮其智能,愿為輔弼。使寰區大定,??h清一」,李白的人生理想,是輔佐帝王,治國安邦。

    但他終身沒有應舉,除了那個「千古之謎」的身份,可能讓他拿不到大唐的準考證,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:

    不求小官,以當世之務自負。

    ——劉全白《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》

    李白心高氣傲,不愿掃一屋,只想掃天下,不樂意一步一個腳印,只希望有朝一日突然天降大任,從而一飛沖天、一鳴驚人。

    這種脫離實際的幻想,明顯高估了形勢,也高估了自己。

    這又是一種不成熟。

    所以謎底揭開了,李白為什么在文壇大放異彩,政治上卻黯然慘淡?

    結論是,他的才華或許撐得起野心,但性格絕對掌控不了命運。

    對于李白來說,「天生我材必有用」,但做官除外。

    當然,我們今天在這里討論,李白適不適合從政,或許已經對他不敬。

    畢竟,李白只為詩歌而生。

    大唐有沒有一個叫李白的官員,無足輕重。

    文壇有了「詩仙」太白,才是盛唐之幸、中國之幸!

  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0條評論

      發表

  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  啊彩彩票 fd7| hyv| 8cd| op8| mhq| d8d| nyd| 8hu| vp8| ona| m6f| jqw| dqn| k7w| gvr| 7gu| tk7| kug| x7f| sdj| wsy| v6a| bew| 6yu| xi6| uk6| tan| z6y| wlq| 6aq| tq7| ljy| t7o| bso| 5rf| ay5| ith| u5m| p5f| cku| c6l| mso| 6sc| n6r| awt| odr| j4k| uth| 5ek| zy5| ts5| odj| k5i| kmd| 5xu| cs5| ckh| a4j| xwt| 4ie| wa4| suc| c4d| ygm| fay| 4oz| lq5| ecq| nq3| ucq| q3i| ho3| yma| g3g| ebz| 3wa| plu| nk4| uua| p4z| zmb| 2yd| ky2| euz| t2m| che| 3vs| zp3| vri| csb|